山鶴

「我会爱上任何一个声音,只要不是我的回声.」

翔润|叶张|叶蓝
A团团担偏紫
最近粉上了SZ
人超好说话
而且自拍狂魔
间接性凌云壮志
持续性混吃等死

「叶张」轮盘 2

*军阀设定

*OOC预警

*叶张叶张叶张叶张!!!



2.

又是不知道哪一年的冬季。东风凛冽夹杂着凉雪硬生生的打在脸上,如同叶修从军队退役的消息一样,打的张新杰心口发酸。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张新杰正在准备年末汇报,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得张新杰发懵,仔细想想近几年叶修打得几场战役的细枝末节,也能硬生生的从中揣摩出几分真相。

「他不应该这样。」

倏得,张新杰突然萌生出打电话的念头,手都摸到了电话筒却又停下,眼中浮现出痛苦的神色。

自己该用什么身份来慰问他?针锋相对的敌人?关切的后辈?比陌生人还要疏远的朋友?还是……苦苦思慕几年未果的暗恋者?

「不,都不对。」

张新杰明白,无论是谁能安慰他,那个人,都不是自己。所以张新杰强行压抑自己旖旎的念头,像机器一般的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年末汇报上。

再见面时,已是阳春三月。桂花飘香和着硝烟硫磺的味道,清润的钢琴声也带了几分铮铮味道。

张新杰坐在会议桌前,快速的浏览着手上刚发下来的战斗资料,脑中飞快的分析着直到一缕缕烟味儿的传来才迫使他分了神,这才得空悄悄的抬眼仔细的看着抱臂叼烟站在会议桌前端的那人。

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漫不经心,眉间的放肆桀傲被岁月磨去些许,却仍能看出当年的意气风发,可岁月终是会留下痕迹,正如张新杰额头上时隐时现的川字,也如叶修身上愈发浓郁的烟草味。

军装被他穿的很不规矩,外套随意的搭在肩上,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两颗,手指轻轻捻着一支烟,闻着味道就不是种好烟,军中发的皮靴包着细瘦的小腿,穿出股淡淡的禁欲味道。

叶修低头深深吸了口烟,吞云吐雾间四处打量着正在低头看资料的众人,一不小心就对上张新杰打量自己的目光,张新杰也毫不掩饰的对上叶修观察的目光,让叶修暗自嘀咕了句张新杰的耿直。清清嗓子,另只没拿烟的手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桌子。

“看完了没,看完了就来发表发表意见,敌对联盟是块儿硬骨头难啃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开大会呢,就为了集中民智,哟,魏老大您可算了吧,老胳膊老腿了咱歇歇。”

叶修朝跃跃欲试的魏琛摆摆手,要他赶紧坐下,面上一派嫌弃。

“叶修你放屁吧你!我只想找你要根儿烟!”“那更要算了,得,您老快坐下吧。没人发言是吧,要不小喻你说说看?”叶修自动忽略了魏琛想过来揍自己的意图,急忙转移话题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看到了正准备张口说话马上就要站起来的黄少天。

喻文州显然先是一怔,看到叶修暗自使给自己的眼色,旋即很快反应过来拍了拍旁边黄少天的手背让人赶紧坐下,自己则笑了笑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蓝|《恻隐之念》1

*干物女衍生
*极小短篇
*OOC预警



1.
『 模糊的城市一座模糊的夜景
 模糊的雨点,落在不知名街亭』

“叶…叶神我我…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


雨点滴答滴答作响,许博远有些神情恍惚的走在大街上,耳边恍惚响起了当年在这儿自己红着脸结结巴巴告白的时候的声音。

那时也是雨天,淅淅沥沥的雨将两人笼罩,似乎与世隔绝。

可现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积了许许多多的小水坑,一不小心踩进去,水花和泥便一迸溅起,使自己的裤脚变得泥泞不堪。

一如从前的自己,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足以掀起自己内心的狂涛巨浪。

许博远以前觉得,他和叶修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可后来,两人在一起后觉得,其实不是千山万水,只是一条小溪罢了。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小溪开始变的泥泞不堪,开始浑浊不堪,最终,清澈见底的水,变成了掺有杂质的污水。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吧。他只是蓝雨网游部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微弱至极的星星,而叶修,在自己心中荣耀最优秀最闪耀的人,触不可及的太阳。两人之间的距离,差的太远了。

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伸出手去触摸那个遥不可及的太阳,结局总是以失败告终。

许博远撑着伞摇摇头,透过雨幕看向远处烟雨蒙蒙中的灯塔继续前行。

在一起了,是奇迹。
不一起了,很正常。

「叶张」轮盘 1

*军阀设定

*OOC预警



1.

『人生是一个轮盘,每一步都是赌博。』


认识张新杰的都说,张新杰就是一台机器。
冰冷刺骨,却又精准无误。

永远挑选最有利的时机与方法,不浪费任何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

总是冷静镇静的处理任何事情,似乎再重大的事情在他心中也不过是件小事。

这样的人,人们在主观臆断上总是以为他是没有感情的。

“他有没有喜欢过别人啊?”“哈哈哈怎么可能他可是『机器』张新杰啊。”

"机器"张新杰。

机器。
张新杰。

不知不觉间,自己面对现实的冷静和理智已经被打上了这样的标签。张新杰也懒得去解释,因为他懂得越描越黑的道理。

所以说,张新杰在很久以前喜欢叶修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谁也不会相信。

因为如果打个比方,把张新杰比作诸葛亮,那么叶修就是三国中的曹操,因为叶修走的每一步都是赌博,而张新杰走的每一步都是精密无误。

说实话,一开始张新杰并不太喜欢叶修,因为,叶修太过放肆张扬。

张扬得无所顾忌。

张新杰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阳光特别好,万里无云。叶修就站在领奖台上,一身军装,胸前挂着几枚闪闪发光的徽章,漫不经心的神态,眉目之间却蕴藏着放肆桀傲,似笑非笑的环视周围,侧眸与身旁的人低声不知交谈着什么,眼中闪耀着张新杰从未见过的光芒。

「太耀眼了。」

张新杰不知为何脑子突然浮现了这几个字,心跳骤然快了几分,转而快速低下头揉了揉眼,硬生生将心中徒增的惶恐与不安和几分不容忽视的莫名情愫压下。

之后的日子,张新杰本能的开始与叶修保持距离:叶修在嘉世,他就选择了与他部队相对的霸图;叶修随和散漫,他就继续贯彻执行每一项工作,一丝不苟;叶修被称为“战神”,他被人称为“机器”。

“这不是很好吗?”

张新杰有时想到会反问自己,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这不是我想要的。”

张新杰在看到韩文清身边那个在自己梦里多次出现的熟悉的身影时,脑子倏的当机,叶修从身边走过时也只干巴巴的低眉道了句“前辈好。”显得格外恭敬,也显得格外刻板。

“哟,新人啊,看过你的训练,好好加油啊。”叶修笑着摆摆手,落下一句客套话便侧过脸和身旁的韩文清调笑起来。

张新杰脑中却轰的一下空白,垂下眼眸掩饰眼中动容,极力控制住自己又干巴巴的说出“队长慢走,叶前辈慢走。”

望着两人愈发远去的背景,张新杰用力攥住了拳头。

他的漫不经心的笑,他澄澈的说话认真时会注视你的眼睛,他的带着懒散笑意的声音,他的拥有纤细手指的挥过来的手,他行走时吹翻了的衣角,和明明知道是客套,却又无法不为之激动的话语。

张新杰突然明白了。

自己想要的,并不是逃离他的身边。

自己想要的,不过是让他注意到自己。

想要的,只是站在他的身边。